焦恩俊、夏夷则、鼠猫本命!古剑单机男神女神多~叶修男神!吃周叶、all叶all~萌灵荼灵、红玉x红珊、大天狗、苍叶~萌cp就要萌携手并肩,拒绝拉踩。喜欢谁,就想让他/她得到最好。

关于

[乐夏&鼠猫]祥瑞御免

1300+的更新……感冒刚好_(:з」∠)_

剩下的等今晚上补不完了………………QAQ

等到第五章两对就可以相见了,挨在我这儿,两对小情侣可真不容易啊……

 

 

4.(上)

 

贼匪痛呼一声,纸包随之落下,那女侠客见此良机,举剑便要刺向他。

 

不料那贼匪也算硬气,忍痛险险避过剑芒,袖中洒出闪着红色磷光的粉末,捏着受伤手腕转身而逃。

 

女侠客暗叫不妙,眼见着粉末扑向自己,只得以袖挡脸。本以为逃不过这劫时,突觉周身风卷雪飞,她放下手,细细查检自身,不想身上一丝粉末都无,不由得暗自称奇。

 

随后,自觉轻功不高明追不上那贼匪,只得长剑回鞘,丧气离去。

 

立在树梢暗中出手相助的夏夷则见那女侠客无事,才放心运起轻功朝展昭方向追去。

 

 

只几息间,夏夷则便见到展昭与那贼匪身影,他运足内力腾身而起,似飞鹤凌空,轻飘飘落在贼匪前方三丈处,截断贼匪去路。

 

“还不束手就擒。”夏夷则拔出太极剑指向贼匪。

 

那贼匪见状也不再逃,点住左手要穴止血,向左方行了几步,看向拦截自己的两人讨饶道:“我与二位远日无冤、近日无仇,二位何必追着不放呢?”

 

展昭手握巨阙,语自铿锵,“展某奉开封包府尹之令,特来缉拿月余前于陕西各县盗宝纵火之贼,展某奉劝阁下,快快束手就擒,莫要妄生他念。”

 

贼匪一惊,眼珠乱转,心中想极逃脱之法,不过两下呼吸间,背上汗液已浸透里衣。

 

“呵。”夏夷则冷笑一声,足下招式变化,杀气骤起,“熊飞何必多言,直接抓了便是。”

 

呛啷——巨阙出鞘,内力蓬勃而出,展昭眉眼沉静,周身正气朗朗,似执法天神下凡。

 

‘怕是要栽!’贼匪心中悔恨交加,恨自己今日为何到此地,最后豁出去大喊道,“就是死也得告诉小爷是死在谁的手上!”

 

“太华山,逸尘。”

 

“开封府,展昭。”

 

夏夷则运起内力,周身冰雪相绕,似是九天雪神莅临凡尘,他每每出招,贼匪皆是感觉自己内力被冰雪逐渐侵蚀消融。

 

展昭立于一旁,只因他与夏夷则没有像与白玉堂一般默契,若是二人一同出手,怕是会给那贼匪可乘之机。

 

“看招!”贼匪大喝一声,从怀中扔出二三个圆球。

 

“危险!”展昭脚下一跃一点,瞬间将夏夷则带出五丈开外。

 

雪花乍溅,轰隆声过,那贼匪已然不见。

 

 

林间雪地,贼匪狼狈逃窜,口中狠狠骂道:“开封府展昭,太华山逸尘,你们给小爷等着!总有一天小爷会划烂你们的脸!”

 

 

夏夷则与展昭据着雪地上的蛛丝马迹追踪贼匪,不久忽听一声惨叫传来,他二人互看一眼,均是朝着那惨叫声去。

 

到位后,他二人面面相觑,没想到那贼匪如此凄惨,早知如此还不如被他二人缉拿。

 

那贼匪不知何故,落入两丈深的深坑内,而那深坑底部摆满了抓捕大型兽类的兽夹,此刻贼匪已是全无声息。

 

展昭小心落入坑内,避过兽夹,仔细审看,却原来那贼匪身上毒药太多且被血染、破损,这些药活活要去了那贼匪的性命。

 

其后,展昭与夏夷则割去贼匪首级,又折了根树枝挑开贼匪衣物查看,发现一张金丝修成的图谱,那图谱正是记载几月来被盗财物堆放的地点。

 

寅时,展昭、夏夷则将贼匪首级与金丝图谱交于府衙,随后在府衙众人感激下回了临时包下的客栈,这一补眠,醒来时便已入了夜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正月十五晚,正是阖家团圆,共同赏月之时,但展昭与夏夷则皆是孤身在外,幸而两人机缘巧合相聚一起,不必太过孤单。

 

“熊飞,你说的喝酒的好去处到底是?”夏夷则盯着难得跟只猫狡黠笑着的展昭问道。

 

展昭手中提着酒,将夏夷则引到客栈外,就着树木和瓦片,三纵两下串上屋顶,随后从屋顶探出头来对夏夷则唤道,“便是此处!”

 

夏夷则见他这模样,不由喷笑出声,‘官家果真没错,这熊飞真真是个猫儿。’

 

 

正月十五夜,两人发疯般在屋顶上呆了一宿,第二日则都是躺在床上灌了两三天的三黄汤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 

评论(17)
热度(23)

© 古剑清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