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恩俊、夏夷则、鼠猫本命!古剑单机男神女神多~叶修男神!吃周叶、all叶all~萌灵荼灵、红玉x红珊、大天狗、苍叶~萌cp就要萌携手并肩,拒绝拉踩。喜欢谁,就想让他/她得到最好。

关于

[乐夏&鼠猫]祥瑞御免

都第三章了,攻组和受组还没见面QAQ请叫我拖戏小能手QAQ

 

3.

 

至白玉堂到开封已有六日,这六日,他接替展昭职务,依旧一身锦衣,手中转着扇子,一步步走过展昭曾巡视过的地方。

自打汴京纨绔子弟、地痞流氓等知晓白五爷到此,而展御猫在外出使任务,各个都是夹紧了尾巴,生怕那位一个不忿将自己当街修理一顿。

 

白玉堂每日巡视完毕,皆会回府衙找乐无异共同研讨奇门遁甲与机关术,这短短几日,展护卫庭院已变得面目全非,真是……可喜可贺啊。

 

“公孙先生!”乐无异抱着几卷竹简来到公孙策房内,将竹简放在书桌上,眨着双眼对着公孙策请教道,“公孙先生,你看这阵法,我试着这三个交叠在一处,可怎么也做不到,玉堂他有去巡街了。”

 

公孙策接过竹简,一见乐无异蒲扇着长睫,一双浅琥珀色的眼睛满含请求之意,终是忍不住伸手去揉乱他的头发,“无异你再细看此处,这阵法关键乃是相生,你又看错相生之处,自是无法做到。”

 

乐无异听后,凑到竹简前细看,思虑一番,终是想通,他脸上挂着的笑几乎能让冰雪消融,“公孙先生,你真厉害,就跟我师父一样。”

 

“不知无异你师父是?”公孙策几日来多次听闻乐无异此言,不免有些好奇。

 

一谈及他师父,乐无异便是满目瞳景,“师父他可厉害了,他曾经做了一个偃甲人,跟活生生的人一般会跑会跳,还会功夫。要是以后我能像师父一样就好了……可是最后师父还是和太师父一起走了,说是为族民找到个好地方,到最后师父走的那天,我还是没能跟师父道别。”说到最后,他声音也带了些沮丧之意。

 

“无异,你们师徒缘分未尽,也许过几月你师徒二人又能相见。”公孙策安慰道,又揉揉乐无异头发,“好了,等泽琰回来,让他别忘了今晚随希仁一同入宫。”

 

“公孙先生放心,包在本偃师身上,就算玉堂不去我也有法子让他去~”乐无异拇指一抹鼻尖傲然道,头上那撮呆毛即使被公孙魔掌摧残两次,依旧傲然不屈的挺着,跟自家主人一样是个坚韧不拔的性子。

 

“好,那催促玉堂去晚宴的重任就交予无异你了,记得让泽琰穿官袍。”公孙策抚须笑道。

 

 

巡完街,优哉游哉回到猫窝的白玉堂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就被在猫窝等着的乐无异逮了个正着。

 

“玉堂,快换上官袍去晚宴!我去给你和包府尹做晚膳,听公孙先生说你们以前去晚宴就没吃饱过。”

 

白玉堂懒洋洋地坐在床上,倚着床柱,“乐小郎君,就不能等白爷爷好好歇歇?”

 

“那好吧,我先去做晚膳,你先休息会儿吧。”说着就走出门去,似是想到什么,乐无异倒退几步,冲着白玉堂说道,“要是我来叫你时,你还没换好衣服,等那个展护卫回来,我就告诉他~哼哼~”

 

白玉堂差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忙挥手道,“知道了,知道了,你还不去做晚膳!”

 

待乐无异离开,白玉堂才松口气般趴在展昭床上,他轻轻捶了捶床沿,咬牙切齿道,“都是你这臭猫,你欠白爷的。”

 

在床上赖了好一阵,才不情不愿地起身换衣。

 

白玉堂拉开展昭衣柜,取了件红色官袍换上,两人身量相仿,又同时姿容俊秀之士,即便二者互换衣衫也不会有任何不妥之处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

 

耳边尽是丝竹之音、谄谀之声,这晚宴来来去去就是那么一套,毫无新意,站了许久的白玉堂借着树影打了个哈欠,‘才过了六天……臭猫再不回窝,这猫窝就不认你了。’

 

忽然,白玉堂眉梢一挑,看向宴席之间,‘看来这回晚宴还算有些趣味。’

 

宴席内,于阗国主朗声大笑,对着官家道,“原是以为中原皇帝是个懦弱之人,没想到却是本王错了,我于阗国愿与大宋缔结友谊,只要我狼王安尼瓦尔在的一日,与大宋便无一丝战火。”

 

在座的国主、群臣听了前句,各个都在心里或皱眉不忿、或幸灾乐祸,待听到后面,也只有无力一笑,这于阗国国主当真是别具一格。

 

官家依旧一脸和善,打趣般问于阗国国主,“那狼王可是想娶我大宋女儿?”

 

那国主却直摇头,只说自己已经有王妃了,不会再娶别的女人。

 

推杯换盏中,话题不知不觉间拐到了各家兄弟姐妹上,这一瞬间,于阗国主好似被神灵附体。

 

最后,只要是来到晚宴的人,皆不想再回忆这无法言说的一晚,更不想听到有关“yu tian”的任何词汇。因为一回想到这晚,耳边就会不停回荡起:“弟弟、弟弟,我狼王安尼瓦尔的弟弟,我的弟弟…………”

 

即便是包拯脸上,也能看见那一脸菜色,而白玉堂更是一脸虚脱的回了猫窝,其余人也不必多言了。

 

这一年的正月十四夜,将是所有达官显贵、宫廷内侍不可言说的痛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正月十五,丑时。

 

岐山县,北郭乡外,(删掉)躲过数场桃花的(删掉)展昭、夏夷则牵着马慢慢走在林间小道。

 

“夷则,那贼匪真会在此处现身?”

 

“熊飞莫不是信不过在下卜算之术?”

 

“展某对夷则卜算之术自是深信不疑,只不过——”

 

展昭突然噤声,细听声音,片刻后轻声道,“南面五里处有兵刃相接之音。”

 

两人将缰绳松松栓于树干,随后齐齐施展轻功,踩着树枝向南方而去。

 

 

展昭与夏夷则的轻功皆属踏雪无痕一类,速度也相仿,几是并肩到达。

 

他二人立在枝头,静观局势。

 

雪地中有两人对峙,一名身着男装的女侠客,一名身形瘦小手拿双刀的男子。

 

那女侠客剑尖遥指男子,喝道:“你这贼匪,如今还往哪里逃!”

 

男子嘿然笑道,“小娘子追着本大爷那么久,可是看上本大爷的能耐了?要不咱们好好乐一乐?”

 

女侠客呸道:“无耻!今日定要将你这盗宝纵火的无耻之徒捉拿,交予苦主!”说罢,便上前与那贼匪战作一处。

 

 

夏夷则抱着太极剑看向展昭,“熊飞,看来那人便是流窜于陕西盗宝纵火的贼匪。”

 

“不错。”展昭颔首,一双眼眸紧盯雪地两人不放。

 

不多时,那贼匪借着刀风遮掩,从怀中取出一小纸包。展昭神色一凝,左手一扬,小臂上袖箭飞射出去,深深插入那贼匪拿着纸包的左手手腕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感冒了,所以宅在家里,哪里也不去了_(:з」∠)_

 还有,我忘记了一件事…………

ps:于阗国国主都是姓李的,还有个叫“李圣天”的,看到这个之后,我差点要把于阗国国主给了奶粉帝啊…………
不过,鉴于要培养好乐乐的壕值,还是把国主给了狼王…………

 

评论(6)
热度(21)

© 古剑清辉 | Powered by LOFTER